騰訊系的征途

騰訊

聲明: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銀杏財經(ID:threemornings),作者:葉一成,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。

“在今天的中國,如果有什么人生契機可以點燃一代人的激情,可以讓青年精英對自身和未來抱有希望,那只能是創業”。今年年初,創業紀錄片《燃點》開頭這樣說道。

這部去年拍的片子,用一年的時間記錄了 14 位中國第三代創業者們的創業歷程。從錘子科技創始人羅永浩、ofo創始人戴威,到papitube創始人papi、獵豹移動創始人傅盛,再到陌陌創始人唐巖以及 51 信用卡創始人孫海濤等,有人成功,有人失敗。

普通人對創業的認知處于兩個極端,要么是五分鐘拿到融資一年就敲鐘上市的神話故事,要么是遇到階段性失敗后創業者必須承受所有質疑的種種批判。

《燃點》上映前是這樣,它上映后還是這樣,這個世界并不在乎你的自尊,只在乎你做出來的成績,然后再去強調你的感受。

就像那 14 個人里,大家只看得見上了熒屏的拉勾網許單單,卻忽略了另外一個人馬德龍一樣。

 馬德龍是典型的寒門貴子,農村孩子,考上北郵。

寒門時期,有寒門的活法。大一馬德龍第一次接觸了電腦,就拿出半年生活費跟舍友合伙買了一臺586,大二他去北郵科技大廈做了整整兩個月的服務生,每天刷馬桶、鋪床單,擦地板,用 2800 元換了部藍屏的翻蓋手機,后來這部手機變成了他跟女朋友的交流工具。

那些年北郵的學生找工作,最次都是華三或者華為,最好的是去運營商,而馬德龍選擇了互聯網,大四畢業以后他去了騰訊,負責QQ產品的設計。

做產品經理的日子馬德龍最大的收獲是學到了四招功夫:以用戶為中心,尋找產品的杠桿,場景化,以及偏執。后來這四個點都被他用在了拉勾網上,不過起初他做的是咖啡館。

一開始,他與另外兩個合伙人許單單、鮑艾樂誰也不認識誰,大家只是在一個QQ群里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,創業有時候還真得看緣分,忽然有一天許單單說要做一個咖啡館。

馬德龍覺得有意思,畢竟此時所有行業里最活躍的人就是互聯網圈的年輕人,他們經常會找一個咖啡館坐下來聚會聊天,聊視頻聊游戲聊社交。

3W咖啡館就這樣誕生了,馬德龍拿了三萬塊的積蓄當作創業啟動資金。那時,他想借咖啡館托起中國互聯網的氛圍。

合伙創業最大的弊端,就是矛盾與性格的磨合。許單單比較冷靜,對人際關系分得很清,馬德龍是天生樂天派,只要有了目標上刀山下火海都要完成,鮑艾樂則是典型的完美主義,先天就有一種危機感和焦慮感,不安于現狀。

完美主義者與樂天派總是會因為見解不同吵架,每次兩人吵完架就分開坐兩張桌子,背對背,誰也不理誰,不過吵歸吵,他們沒人提出要離開。

合伙這件事就像婚姻一樣,不管怎么樣,日子一定要過下去,決不能一賭氣就離婚。只是,咖啡館運營得并不是很好,一度因為資金問題快要死掉。

行業不破不立, 2013 年,他們從店里找工作的互聯網人以及滿大街失業的程序員中,抓住了機遇,內部孵化出了互聯網招聘平臺拉勾網。

徐小平、曾李青等人買了第一張船票,而許單單負責拉勾網的面子,產品經理出身的馬德龍則照顧里子,他們的目標是走獵頭的路,讓獵頭無路可走。

在做產品這件事上,馬德龍覺得自己跟偶像羅永浩驚人地相似。一個經常說“這還不夠”,然后在手機上因為一個小動畫效果修改上百次,一個會因為推敲一兩句簡單的提示修改幾十遍。

拉勾網在時代浪潮下也的確發展得不錯,上線一年注冊用戶就達到 100 萬,那時整個互聯網從業者也才 500 萬而已。

但公司是個是非地,商場是個是非場,商人是個是非人,掙錢是個是非事,變革的年代是個是非的年代。

2014 年年底,許單單與馬德龍在要不要做移動端上產生了分歧,前者覺得App已死,后者覺得自己在行業里有太多太多朋友,包括 360 的、百度的,騰訊的,包括蘋果的應用市場,他可以輕輕松松把App做完了放在這些平臺上,一定能帶來幾十萬幾百萬甚至更大幾百萬的用戶下載。

合伙人一起做決策,你要么說服別人,要么被別人說服。馬德龍屬于后者,如果馬德龍是前者,說不定拉勾網不會敗于51job與獵聘的圍堵,也不會在 2017 年被前程無憂用1. 2 億美金換去60%的股權。

也正是在這個時候,許單單變成公司的實際管理者,馬德龍只得一個掛職,拉勾網也開始了頻繁了人員流動,一年時間離職了 200 人。

200 人里,包括馬德龍。

《燃點》里馬德龍沒跟許單單一起出現,但是同為騰訊系的金星卻在里面。

去年拍《燃點》,導演問了金星一個問題,創業這么長的時間最快樂時,是在什么時候?金星想了很久后才突然驚醒,自己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很高興了。

導演又問他,你拿到融資不快樂嗎,沒有去吃飯慶祝嗎?

“沒有,其實對于創業以及創始人來說,這是一件幸福感特別低的事情。”金星坦言,創業的本質,就是忍耐和煎熬。

金星不是寒門,卻也是貴子。母親是醫生,整容科的,他姐姐的雙眼皮就是母親親自動手做的,小的時候金星是宅男,最長的時候一個暑假都不出門,一直窩在家里看書,看歷史看軍事看名人傳記。

軍事類的書籍給了他當將軍的夢想,《杰克韋爾奇自傳》給了他啟發,原來企業家就是和平年代的“將軍”。

后來經歷過連續創業后金星覺得自己像狼,生存能力很強,當被問及最想穿越到哪個時代時,他覺得《三體》或者類似的未來年代更適合他,最好是地球在跟外星打仗。

好戰,的確是他的脾性。大四的時候就加入了由李嘉誠投資且名列當時四大門戶的TOM網工作,拿 5000 塊的工資,待了幾年時間,從技術做到產品,然后 2004 年跳到貓撲當社區運營總監。

漸漸地,金星在行業里有了些名氣,他個人覺得自己懂產品,懂技術,還懂運營,應該可以創業了。 2007 年,金星 28 歲,問家里借了些錢后跟幾個好朋友一起做了個購物分享社區美麗家族,很像美麗說,但美麗說是兩年后才問世的。

第一次創業金星明白了一個道理:做一家公司跟你在一家公司做一個產品,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。這個購物分享社區在第一輪融資的時候,金星一共見了 50 多個投資人,商業計劃書改了 30 多版,最后只拿到了一個投資。

結果好巧不巧第二年金融危機席卷全球,唯一的一個投資也泡湯了,那時金星對僅剩的員工說公司沒有錢了,只剩一些電腦,分一分散了吧。說完,躲進自己的辦公室哭了一個下午。

美麗家族死了,他很想去學習,于是騰訊變成了金星創業夢想中,步步為營的一個跳板。

在騰訊兩年的時間,他學到了些東西,但也非常不甘心,因為那兩年他見證了美麗說以及蘑菇街的出生和成長。好戰的細胞蠢蠢欲動,明明是自己開創的這種模式, 2011 年他離開騰訊回到北京,開始了第二次創業,做導購社區知美。

但是,創業與時機是密不可分的,早一點晚一步都不行。他帶著知美入場的時候投資人只認準蘑菇街和美麗說了,沒有人關注他,創業的夢想還是破了。

2013 年,投資人邵琿建議金星做高端醫療互聯網平臺,專門送中國有錢人出國看病,金星想了想,反問邵琿:醫美行業怎么樣?韓國的醫美人群就像是中國的春運人群,擁擠不堪,金星跑到韓國考察了一個月,回國又調查了一圈,立馬拍手要投身于此,成立了新氧。

創業十二年,金星失去了帥氣的臉龐和濃密的頭發,得到了二十斤脂肪。三年前他對媒體說,他曾經幻想過有一家公司,全都是美女。新氧成立后,他直接拿自己開刀,打瘦臉針,注射玻尿酸,還嘗試埋線、直發等項目。

今年五一勞動節期間,金星帶著新氧去納斯達克敲了鐘,他懷里抱著自己的娃,站他周圍的全是美女。

聲明: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,如需轉載,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。協助申請

相關文章

相關熱點

查看更多
?
四川快乐12官方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