摩拜挽歌

2019-10-15 08:57 稿源:字母榜公眾號  0條評論

摩拜單車a

聲明: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字母榜(ID:wujicaijing),作者:王雪琦,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。

幾個月前,美團推出美團黃的那天,摩拜離職群“炸”了。

先是驚訝和憤怒,繼而是失落。“改成別的任何顏色,我們接受起來都容易很多”,前員工張琪說,“但那不就是ofo的顏色嗎?”

對這個群里的人來說,黃色意味著敵人。他們中的大多數,都曾參加過 2017 年摩拜和ofo的開城大戰,而后者的綽號,是小黃車。

即便在離職 1 年后,李偉仍然會說,“當時ofo已經快被我們打趴下了”。

如今,他們不得不接受,“手下敗將”的標志性顏色,會成為自己的色彩。

但對于另外一些人來說,這更像是心里的大石頭落地了。他們知道,這一天早晚會來,差別無非是 6 月份還是 7 月份。

張琪很早就看到了美團單車的設計圖, 2018 年底,她從城市端借調到摩拜總部,看到了美團新單車的設計圖樣,圖上的單車是黃色的,“這應該不是最后版本吧”,當時,張琪還覺得設計圖或許會修改。

“我離職幾個月前就已經收到通知,不讓再做任何帶有摩拜logo的周邊”,吳宇說,他曾經在摩拜的城市端任職, 2018 年 9 月離職。

劉超一直在總部工作,早在 2018 年 6 月份,他就了解到,有一個團隊正在做“涂裝車”項目,核算涂裝車的成本。他覺得,這是一種“欺騙”,因為美團在收購摩拜時曾承諾品牌獨立運營。

美團黃發布那天,江宇翔在摩族獵人的打卡圈里,發了一段《倚天屠龍記》的片段:

范遙勸趙敏,“郡主,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,既已如此,也勉強不來了!”趙敏道:“我偏要勉強。”轉頭向張無忌道:“張無忌,你是明教教主,男子漢大丈夫,說過的話作不作數?”

摘抄完這一段,他又補充了一段,#美團黃#有一個歷史時刻到來。

江宇翔不是摩拜的員工,他來自一個與共享單車聯系緊密的民間群體,“摩族獵人”,他們致力于讓共享單車更加有秩序地存在于城市里。

摩族獵人與獵人盾。獵人盾是摩族獵人通常采用的一種擺放單車的方式。供圖/江宇翔

共享單車曾經的雙巨頭,ofo咬牙硬挺,摩拜換了顏色。隨之消失的還有一群年輕人的浪漫主義情懷。

摩拜的創建者曾聲稱,他們試圖為單車注入生命,不僅是一款單車,而是有設計,有人文,有精神歸屬的東西在里邊。他們要給單車包上一層外衣,打動別人,也打動自己。

現在,“胡阿姨”(摩拜員工對創始人胡瑋煒的稱呼)辭職了,王曉峰離開了,一批批年輕員工被裁后,上千人用三年多時間花費百億元打造的摩拜品牌,不到一年就被丟進了歷史。

早在王曉峰離開摩拜的那一天,江宇翔就覺得,摩拜可能要沒了,那時距離收購案,剛剛過去 25 天。

摩拜的落幕,不是優步式的,如同被閃電戰伏擊、瞬間滅國的波蘭。也不是ofo式的,如同一顆原子彈在高空爆炸后的廣島。

這落幕早埋下眾多伏筆。

摩拜的故事結束了,不是砰的一聲,而是一聲抽泣,從那些曾經相信這個故事的人那里傳來。

正式推出美團黃之前,美團已經在許多城市投放了一批嶄新的單車,沿用了摩拜單車之前的設計,把原有的橙色換成了美團統一的黃色,新車上也不再有“摩拜mobike”的標識,統一打著黑色大字“美團APP掃碼騎行”。

一位接近美團的人士告訴字母榜記者,美團內部曾經計算過,最后發現涂裝成本要低于品牌推廣的成本,所以推出了新的單車。

美團單車,摩拜單車 (2)

“在一些行業,比如消防,明黃色就是特種救援車的顏色,它很醒目,但不能帶來甜蜜的感覺,這種顏色的審美疲勞是極快的”,莊驥說道。

莊驥曾經是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市場部負責人,博物館位于世博園區,離最近的地鐵站西藏南路也有 2 公里的路程,他想了很多辦法,收效甚微,直到摩拜的出現。

共享單車正好填補了這兩公里的出行需求,莊驥聯系到王曉峰,說服摩拜在博物館附近投放了單車,博物館的客流量開始顯著增加。

一些單車違規使用影響了逐漸好轉的趨勢,莊驥很生氣,他隨后發起了“摩族獵人”,一個由愛好者自發組成的團體,他們在大街小巷尋找被違規使用的單車,把這些車輛解救出來。

“摩拜是中國人送給全世界的禮物,世界都在看,千萬別搞砸了”,這是摩族獵人圈最常說的一句話之一。

看到摩拜品牌的逐漸消失,莊驥很直接地表達了不滿,“一家發展上行的企業,把收購來的品牌合并到主品牌,就是在偷它的流量,它的品牌影響力,它的用戶,本質是對自己的品牌沒有信心。”

作為摩族獵人的一員,江宇翔覺得,用戶有車騎,企業活下去,才是第一需要,而品牌不是。“但話說回來,理解不代表認同”,他隨即補充道。

2018 年 4 月 3 日,美團作價 27 億美元正式收購摩拜。 2 個月前,摩拜剛剛完成E輪融資,投后估值 26 億美元。

雖然美團的收購價只比上一輪融資后的估值高了 1 億美元,但王興接受《財經》雜志采訪時表示,“接摩拜是要很大決心的,單車是比外賣、網約車更累更重的業務,而且看不到清晰的盈利模式。”

美團招股說明書的數據部分印證了這個觀點,截至 2018 年 4 月 30 日,摩拜擁有 4810 萬名活躍單車用戶, 710 萬輛活躍單車,累計騎乘次數為2. 6 億次,平均一輛單車每天只被騎0. 3 次,每次騎乘收入為0. 56 元。收購摩拜,為美團增加了約 15 億元的利潤,但也帶來了45. 5 億元的虧損。

收購塵埃落定后,摩拜以郵件的形式通知了內部員工,那天,李偉在家里等這封郵件一直等到深夜。作為城市端的市場運營,李偉很早就感受到了寒冬,市場經費大幅縮減,工作越來越枯燥。

張琪坦言,得知摩拜被美團收購時,“松了一口氣,至少能活下來了”。在她看來,美團做事看重策略和方法論,一件事往往是想明白了再去落地實行,相比摩拜以前快速反應、迅速執行的工作方式,這種模式匯報流程繁瑣,但也在一定程度上“避免花冤枉錢”。

“現在這個階段的摩拜,需要美團提供更多策略上的指導”,張琪回憶起 2017 年初,摩拜曾經大力推行推薦停車點項目,執行和落地非常迅速,但事后證明這個項目本身存在方向性問題,消耗了不少公司資源。

收購案公布當時,美團曾表示,交易完成后,摩拜單車將保持品牌獨立和運營獨立,支持摩拜創始團隊和管理團隊繼續擔任現有職務。

但王曉峰和胡瑋煒并沒有在摩拜停留太久,王曉峰在收購結束后 25 天就離開了摩拜,胡瑋煒則在 2018 年 12 月辭去了CEO的職位。

這兩個人曾經是摩拜品牌很重要的一部分。

聲明: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,如需轉載,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。協助申請

相關文章

相關熱點

查看更多
?
四川快乐12官方计划